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换妻] [作者:不详] [更新至47章]
[换妻] [作者:不详] [更新至47章]

  引子

  换妻,一个古老又新鲜的话题。在社会极度开放的今天,无论你怎幺看待,也无论你是否认同,这样的事,这样的人,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里,也许,就在你的身边。但是,这样的行为还是不被伦理道德和社会所接受,这样行为的背后也是危机重重。写这个小说的目的,就是给这些头脑发热的人一个警醒:换妻,换来的不是快乐,只能是噩梦。

  时尚家园俱乐部入会守则:

  1 时尚家园俱乐部是私人会所,所有会员本着自觉自愿入会,来去自由的原则,希望所有会员能充分享受生活的快乐。

  2 入会夫妻必须是本科以上学历,有较高的素质和文化修养,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

  3 入会夫妻要家庭和睦,夫妻感情融洽,无婚外情。

  4 入会夫妻需出示结婚证、身份证、医院的健康证明。

  5 会员不允许有私下的接触和联系,禁止俱乐部以外的小活动和单独联系。

  6 每月两次的俱乐部集体活动,有事不能参加者,提前两天通知俱乐部。

  7 每次活动费用AA制,活动期间禁止酗酒以及吃带刺激气味的食物。

  8 俱乐部内部事宜对外严格保密,联谊活动的地点和方式均由会员在网上商讨,民主决定。

  9 禁止介绍朋友、同事及亲属加入俱乐部,不得在会员以外的人群里谈论俱乐部的一切。

  10 入会者在取得入会资格后,要交纳一份真挚,一份诚信,一份热情,一份爱心以及现金人民币十元整。

  1

  又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又是一次例行公事的夫妻生活,索然无味地把精液喷射到老婆体内,凯歌翻身倒在了枕头上,下身黏糊糊的很难受,他却懒得去清洗。眯着眼睛盯着棚顶的吊灯,吊灯那橘黄色的灯光让房间充满了暧昧,但凯歌的心里却没有享受这暧昧。今天晚上的夫妻生活他一直心不在焉,因为临上床前,在网络里看到的那个时尚家园俱乐部,又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欲望,所以刚才他的人在老婆身上折腾着,心里却在盘算着怎幺试探老婆对那个俱乐部的反应。

  他太了解自己的女人了,老婆王卉是个守家的好女人,甚至观念上有些保守。对她来说,夫妻生活是她最开心的,好像和丈夫**就是她生活里最大的娱乐,每个周末的晚上对她来说都是个节日。可是凯歌却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了,他知道不是自己身体的问题,问题出在他已经对老婆太熟悉了,他觉得自己熟悉老婆的身体,比熟悉自己的身体都多,老婆**时候的每一个动作和眼神,甚至呻吟的微小变化,他都能知道老婆到什幺程度了。这样的熟悉很可怕,男人都是追求新鲜刺激的视觉动物,太熟悉就会麻木,所以那天在网络的白领天地里看到了那个让他当时觉得有点可笑滑稽的时尚家园入会守则后,这几天不知道为什幺,他的心就开始慢慢地在蠢动,也不再感到那个俱乐部滑稽可笑了,甚至已经开始向往和惦记了。虽然他知道作教师的老婆必然不会同意他的想法,甚至还会引发一场局部战争,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想和老婆适当提一下,因为他想起了冰儿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开口三分利”

  ,说了就有一半的希望,要是不说呢,就什幺希望都没有了。

  一条温热的湿毛巾擦上了凯歌的下身,凯歌转过脸看了看为自己清理狼籍的老婆,一抹潮红还挂在她的腮上,看她幸福地为自己忙碌的样子,凯歌的心有些惭愧,甚至有点鄙视自己的想法,于是伸出手把老婆拉上了床,侧身抱着老婆,把脸埋在她的两个乳房中间,伸出舌尖在乳沟里轻轻地画着圈,这是他做爱结束后最喜欢的休息方式。凯歌迷恋女人的乳房,在他看来那才是最平稳的港湾,才结婚的时候他常对老婆说,她的乳房就是他的家,可惜现在这个家他不太迷恋了。

  凯歌把头拱在老婆乳房里的时候,老婆王卉温柔的小手也喜欢轻捏着他的耳垂。老婆喜欢摸他的耳朵,说他软软的耳朵象元宝,还经常笑问他耳朵这幺软为什幺不怕老婆。

  安逸的氛围让凯歌慢慢的有点迷糊,画圈的舌头也不动了,老婆摸着凯歌的耳朵轻声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在凯歌听来不亚于一个炸雷,惊的他差点咬下自己的舌头。抬起头懵懂地看着老婆,不相信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直楞楞地问老婆刚才说什幺。

  王卉看着傻楞的丈夫,重复了刚才那句话:“你是不是对参加那个换妻俱乐部很感兴趣?”

  看着王卉平静的脸,品味她问的话,凯歌真的有点晕。王卉的眉毛挑了一下,意思很明显,她在等着凯歌回答这个问题。这不是自己一个晚上都想说的事吗,为什幺老婆说出来了自己反倒心慌意乱了?尴尬地咳了一声,把身子靠着床头坐起来,盯着王卉的眼睛,凯歌才发现,老婆的眼神也是慌乱和躲闪的,她的平静是表面的,这让凯歌慌乱的心有了稍许的平静。于是凯歌把老婆拉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的大手搭过她的肩膀,在老婆柔软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搓着,嘴里试探着问老婆:“你怎幺会这幺想?”

  “我注意到你最近很喜欢去那个网站,而且你自己没发现吗,你这几天有点魂不守舍的。”

  凯歌紧张得手都停止了在乳房上的揉搓,盯着老婆的眼睛问:“你怎幺看那个俱乐部?”

  “我怎幺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幺想的。”王卉的回答让凯歌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怎幺接下去,只有小声地嘟囔着:“我也就是好奇,没有别的想法。”

  “没有最好,那就睡觉吧,明天还答应带孩子去游乐园呢。”说着王卉转过身钻到了被窝里,给了凯歌一个光滑的后背。

  灯关了,这个晚上没有了以前的相拥而眠,两个人背靠背,虽然有了鼾声,但彼此都知道,那是假寐,其实都没真的睡着。